【不安慎入】丹麥攝影師 Cathrine Ertmann 影像紀錄:「死亡之後」

攝影師獲得奧胡斯大學醫院的病理學院許可,在隱去死者身份的情況下,進入停屍間、驗屍房、火葬場及其他儀式的舉行地點拍攝,而且她亦見證了,一個人在其死後逐步的分解,並真正的消失於世,在如此直接面對死亡的影像,會否紓解我們對死亡的恐懼與焦慮呢?

83 老攝影師倉庫挖出失落五十年的系列作品 一睹母親與孩子的親密關係

「失而復得」總是人生裏的驚喜,如果是失去了 50 年,甚至自己也忘記了,但今天重新找回的話,那份隔世的感覺相信難以言喻。攝影師 Ken Heyman 早前就經歷了一次,這位 83 歲的老伯伯,應前經理人 Woodfin Camp 的要求,去一個將要關閉的倉庫中,取回自己的東西,竟然就找到了一盒照片,標題是「Mothers」,正是失落了半個世紀,一輯關於母親與孩子們的作品..

日本妹穿越時空與過去自己合照 攝影師的神奇後製技術

英國的女攝影師 奇諾‧大塚(Chino Otsuka)用數位暗房的技術創作出《Imagine Finding Me》這系列神奇的作品,讓現在的自己與小時候的她相遇在同一張照片。這些影像運用高超的後製技術,將現在的自己置入到以前為主體的照片中..

瘋狂攝影師寄出 400 個 3D 列印公仔推銷自己

來自馬爾摩 (Malmö) / 哥本哈根 (Copenhagen) 的攝影師 Jens Lennartsson 知道他必須做點什麼才能凸顯出身為旅遊及生活紀實攝影師的特色,因此他選擇製作 400 個有著自己長相的公仔並寄送出去,達到自我行銷的目的。這些獨特的小人像確實吸引了大眾的目光並在將來的客戶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這個聰明的行銷計畫是為了把 Lennartsson 從其他無數個只寄出平凡、不具創意的履歷的同業中區隔出來。

快樂發笑一秒也好!攝影師化妝師合作為癌症病患留下永恆笑容

這個攝影計畫是由 Leo Burnett France 和 Mimi Foundation 共同合作的,靈感來源是由於病患在得癌症之前大部分都是無憂無慮的。因為疾病而讓患者愁眉不展的樣子,讓 Mimi Foundaction 想讓病患們能再次的開心大笑能忘記他們的疾病,快樂就算一秒也好。而這個想法的實踐,是透過讓 20 名癌症病患進行大變身,儘管他們內心期待的是對自己美好模樣的實現,但這個計劃給他們的更多,20 名參與者在張開眼睛看到自己愚蠢樣子後的感受,讓他們改變對自己的看法。攝影師 Vincent Dixon 則在單向的鏡子後方,將這一個個充滿驚喜嶄露笑顏的臉龐一一拍下..

國家地理雜誌傳奇攝影師 Steve McCurry:那些相片背後的故事

作為記者,他們親身進入想要報導的故事中捕捉各種畫面,然而他們所拍下的珍貴相片在經過重重的篩選之後,往往只有很少部份能進入觀眾的眼球。最近 Steve McCurry 則出版了一本新書,名為 “ Steve McCurry Untold: The Stories Behind the Photograph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