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離開我》一部記錄尋死的死亡旅程 僅痛苦與無奈相伴的紀錄片

ne-me-2

電影看多了,漸漸會養成一種習慣,面對打著「紀錄片」旗號的影片來時,每當察覺出非制式,或一切鏡頭安排的那麼剛好,故事循序漸進,難免腦袋騰更多空間,開始更進一步理解「故事」,盡可能還原那些有處理過的背後,應該不僅是想讓「故事」更好看而已。

於是就算單看《別離開我》鏡位的細膩,不知用幾台機器拍,主角每個關鍵時刻的情緒,不知是關係好到忽略記錄者,還是對被攝者說好的展現或重現,都無從得知,至少能確定這是在真實場景產生,人物們的真誠 “演出”,在不同的歲月照映下,展現截然不同的反應,我們本來以為潦倒的是中年人,卻遺忘了片中一開始要找「解脫之樹」的老人。當他們各自看牙,中年人數次發出哀嚎,反之老人不吭一聲的拔掉,不知恐懼為何物,爾後便可明白:誰是內心真正痛苦的人。

老人一路展現的灑脫,卻非你一路以為的超然豁達,歷經風霜的他只是再等待一次有感的痛苦,似曾相識的情形換了人,中年人呵呵一句:「我上次也一樣」,何其諷刺,又或是人在快樂痛苦間的擺盪,無關歲月,循環不止。

別離開我》用一種章回小說的方式,把明明是「尋死」的沉重主題,在兩人同病相憐的拉扯下逐漸飄散,直到最後才劃破邊緣,流露無以名狀的哀傷,說明人與人之間安慰只是暫緩的抑制病情,沒有特效藥,自己是醫生,也是病人。

尾聲觸碰影片真實和再造的邊界,酒醉返家的摩托車戲,無論是不是記錄者在嚴守專業底線而背棄基本道德,這場獨自一人前進的世界,面對自己和環境的雙重阻力,每一刻都讓觀者與之糾結,當你看見結束,車燈關起進入黑暗,為其鬆一口氣時,此刻好像便是發出的一聲成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