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的我們活在自我建構的幻想中,總以為故事總會有快樂的結局,如同最近電影《愛回來》裡的馬可說「I like happy ending」,有誰不喜歡美好的結局呢?

「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happily ever after)便成為童話故事結局的常態,前迪士尼動畫師 Jeff Hong 發現了這病態的現象,於是著手做了《Unhappy Ever After》(從此過著不快樂的日子)這系列的作品,他把卡通主人翁與這些現實中社會、政治、環境等議題的關聯性做了巧妙的結合「期初我有這個想法後,便試著把這些公主與我關心的議題擺放在一起,完成後我發現畫面的衝擊性效果大大超乎我的想像」他知道這系列作品,能夠把他所關心的社會議題編織的更有邏輯,並激起網友們反思與討論,「我很高興很多人看了這作品後,開始針對種族、動物保護、藥物濫用等議題有更多的討論」

木蘭戴上口罩生活在為霾害所苦的北京城,小美人魚在被油漬汙然的海灘擱淺,愛麗絲因為現實與夢境所造成的困難而開始藥物濫用,當把迪士尼卡通人物投射在現今社會的同時,我們也看到更多社會上真實發生的問題。Jeff Hong 並不是第一個翻玩迪士尼角色黑暗面的藝術家,但他這系列作品,尤其是現在的台灣社會氛圍,真正可以讓我們反思什麼才是真正的快樂,什麼才是人民的幸福,追求低電價而發展核能真的適合台灣嗎?無止境地追求經濟發展真的可以讓人民生活更快樂嗎?幸福不會是一個恆定的狀態,只會變得更幸福或是更悲慘,這是美好童話故事不能教我們的現實。

 

愛麗絲離開夢遊仙境後來到了真實社會必需靠藥物來解決認知困難的問題

Unhappy-Ever-After-2

 

仙度芮菈嫁給王子後似乎也沒有那麼美好

Unhappy-Ever-After-3

 

稀奇的小飛象馬戲團怎麼可能放過牠

Unhappy-Ever-After-4

 

便是驍勇善戰的木蘭也是深受北京霾害所苦

Unhappy-Ever-After-1

 

原住民保護區開始開設賭場,自然風變成了空調..

Unhappy-Ever-After-9

 

小鹿斑比變成了..

Unhappy-Ever-After-10

 

公主在現今活得像青蛙一般

Unhappy-Ever-After-7

 

吉普賽人最後還是回到了街頭

Unhappy-Ever-After-8

 

萬獸之王落得變成動物園稱王

Unhappy-Ever-After-6

 

吃炸雞前你可以多想想..

Unhappy-Ever-After-11

 

阿拉丁變成了恐怖分子..

Unhappy-Ever-After-12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