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西從「我」到五蘊皆空的成道之路 談盧貝松電影中的佛理




lucy-movie-2

 

當電影跑出結尾字幕的時候,我可以很明確地感受到整個電影院裡的觀眾們充滿了疑惑,因為我也已經進化到和露西同樣程度的感知能力了XD。

好吧,以上胡扯,不過就像我在進電影院前的猜測一樣,這是一部描述成道者的電影,雖然不盡準確,但我們必須包容盧貝松身負打造一部會賣座的商業片的壓力,所以必須運用誇張的情節和特效,來包裝他對於存在意義、成道者的想像,否則可能會變成無聊的說教片。

從克里希那、佛陀以降,每一個探問真相的人,都會經驗到不同的階段,從覺悟到現實即為幻象,到透過覺知去碰觸真相,最後破除所有的幻象,達到真正的覺醒,也就是成道或涅槃。這個破除幻象了悟真相的過程,在露西一片中就用腦力使用的比例去代替。

露西在片中向教授證實他的研究成果是真的,腦力只要到達 20%,就會引導開啟剩下未使用的部份,這就像是覺悟的過程,就像是一個跳下懸崖的決定,當你深切地覺悟到只有真相是永無止境的追求,就沒有回頭路了。

在我上一篇網誌《五蘊的生起與消融(上)》裡,提到了五蘊的生起,其中「想蘊」帶給我們感受的性質區分,帶來了貪嗔癡;「行蘊」帶給我們概念、分類和語言,取代了經驗的本身;「識蘊」帶來了完全可以架空經驗的邏輯推演和理論;而所有五蘊的緣起「色蘊」,則是分割出整體和自我,形成二元對立的肇始。

 

lucy-movie-1

在電影中,露西可以任意殺人、違反交通規則,視道德規範為無物,這是「識蘊」消融帶來的結果,是的,所謂的成道並不是什麼光、和慈悲,而是所有這些概念全部都隨之消融,包括我們稱之為善、為惡的一切,完全沒有了人為概念的區別,所以露西只剩下純粹的行為本身,為了目的而服務,沒有道德,也就沒有道德衝突。(不過電影有bug,關於目的,稍後再談。)

再來,露西不再覺得「痛」是痛,也沒有了恐懼,這是「想蘊」的消融,不再對事物做反應,不再有什麼喜惡,純粹回到經驗的本質,她說她可以記得骨骼生長的感覺和聲音,也記得當時全身的酸痛,但現在只覺得像音樂般流動,所有的情緒消失了,還原到事物的真相。(不過這裡也有 bug。)

事實上電影裡把這些稱之為人性,而露西也透過親吻一個警察,希望可以提醒自己仍有人性,但我想這是為了觀眾著想,畢竟世人都還是認為有點「人性」是好事,但是如果五蘊消融了,連愛、善、親情什麼的也都會隨之消融,不會有恐懼,也不會有所羈絆,所以當然也就不會有打電話給媽媽的情節了。

 

lucy-movie-3

另外的 bug 是關於「目的」這件事,成道之後,一切回到空,回到萬物的本質,不會像露西這樣還去問教授她到底要幹嘛?不會的,五蘊的消融同時也會帶來動機、目的的消融,連意義都隨之消散,就只是如實地存在著,不用去做什麼或不做什麼,就只是存在著。

至於飛機上露西察覺自己的形體即將消失,急著服下更多的 CPH4 來保有形體,正是成道過程中很重要的一個轉捩點。五蘊的最初 —「色蘊」,就是建立起物我之分,把自己從整體中分割出來,萌生出自我,也才有之後受想行識的衍生,而誤認「我」是我們存在的依據,正是一切無明的肇始,而害怕「我」的消失,正是一切恐懼的根源。

在了悟真相的過程中,覺知者必然會逐漸意識到「自我」的概念是「非真相」,但若繼續瓦解掉受想行識,就會碰觸到自我消失的根源恐懼,這正是飛機上那一段所想要表達的,「我執來自自我消失的恐懼」,覺知者必須了悟到沒有物亦沒有我,自我只是一個幻象,才能達到最後開悟成道的階段。

這些情節是用來描述盧貝松所想像的成道者應該會如何行動,不過也許是他對成道的認識不夠準確,也或許是為了電影的情節而有所保留,這些先不管,總之這是對成道者的一種不完全的形象認識,不過在後來的對白中探討到一些有趣的概念。

 

Lucy at Time Square

首先是時間的重要性,盧貝松露西跑到時代廣場去,發現了時間與存在的關係,從而展開一場跨越時空的歷程,這是一個巧妙的安排,時代廣場:Time Square,這個命名本身就是時間(Time)和空間(Square)的組合,是的,時間並不是個真實的概念,它其實可以看做是空間的連續堆疊,它是由無數個當下、無數個一瞬間的空間去連貫起來的。

而露西在和教授們討論時,也談到了時間與存在的關係,並且用高速行駛的車子來解釋,我覺得有兩種意義。首先,這個想法我覺得有可能來自海德格的哲學鉅著《存在與時間》,在這本著作中,海德格首次將時間的重要性帶入存在本質的討論中,他認為對於存有的理解來說,時間是本質性的條件,因為它構成了一個理解的視域,在這個框架下,世界中的事物才可以相互之間形成有意義的關聯,所以露西會提到時間是唯一的尺度。

但從另一個方向來說,這些意義的關聯都在五蘊的消融後完全散佚,不再有任何意義留存,就如同改變看待事物的方式後,舊有的理解脫落、獨特性脫落,在一個無限的時空尺度裡,沒有什麼是單獨存在的,每一個我們用概念去區隔出的個體,其實都是整體的一部分。如果你緊抓著自我,執著於自己是一顆獨特的水滴,你就無法理解整個海洋是什麼。

露西理解到事物、時間、存在的真相後,它做了一些歷史上某些成道者(先存疑?)也會做的事,就是把領悟到的知識傳承下去,電影中提到了細胞依據環境做出的兩種選擇:永生或繁衍,我覺得這也可能是隱喻成道者的兩種模式,如果他認為當時的世人有機會去理解他看到的真相(合適的環境),那他可能選擇說出真相,如果他認為說出來也沒人可以理解(嚴酷的環境),那麼就選擇噤聲。不過事實上我認為真正的成道者並不會在意世人會怎樣,也不會因為想幫助世人意識的提昇而去述說真相,因為真相並無法被述說,只能自己去經驗。

但露西顯然是選擇傳承,如同歷史上的成道者佛陀、老子或耶穌,她所留下的隨身碟其實就是四聖諦、就是道德經、就是聖經,然後任務完成、肉身消滅,透過傳承的知識成為無處不在的永生。這同時也暗示著自我的消融,從此再也沒有一個可供辨認的「我」,我和整體合而為一,再也分不出差別。

其他的小細節,例如感官的敏銳、身體的控制力,這本來就是精煉覺知的過程中會發生的事,至於控制別人、移動物體,到後來變成全知全能,可能就是有點誇張的呈現方式了,雖然說可以用宇宙訊息場的方式去解釋,不過我覺得這雖然可以理解但沒有必要用這種方式理解,倒不如可以用駭客任務的世界觀去看,也就是所謂的現實,不過是我們腦中的幻象,當你認識到幻象世界的法則,就可以超越法則,無所不能,不過這仍是在幻象之中操弄而已,不是什麼真正的悟道。

總而言之,如果對五蘊的生起與消融沒有概念,可能就會從超能力的角度去看待露西這部片,而成其為一種超級英雄類型的電影(例如守護者裡的曼哈頓博士),但我想盧貝松的企圖並不僅於此。

 

 

延伸閱讀

 

lucy-movie-4

本文著作權由 幹誌 及作者 幹誌編輯部 共同擁有(商業登記公司網站請勿任意轉載
著作在非商業使用條件下係採創用 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做 3.0 台灣版」授權條款釋出。

About The Author

幹誌編輯部

幹誌是線上的文化創意誌,內容包含藝術人文娛樂科技影音等最新最酷的資訊,加入我們粉絲頁即時收到最新消息!

支持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作者一個讚
 加入幹誌!